垃圾

五十度黑白灰系列 巴黎篇2

【感恩,大家送我的那啥啥币我都收到了(虽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垃圾口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更文吧!】

接着萧总小蔺上次的巴黎旅行写完。感谢荔枝老师提供素材(。)

所谓旅行,大概就是换个地方消磨时光。上午两个人漫无目的地沿着运河游荡,把时间浪费在书店和小酒吧里,午饭后萧景琰买了苹果酒和蔺晨在长凳上一人一口喝着酒晒太阳。

传说地球上人类所能涉足的地方都有华人,巴黎这样的著名旅游胜地自然更是如此,随处可见国人。

“接下来去哪儿?”太阳下闭上眼睛是一片鲜红夹杂着流动的金,暖洋洋到每一个毛孔都舒展,萧景琰忍不住很没形象的伸了个懒腰。

小蔺一听来了精神,大大的桃花眼扑闪扑闪:“我们去卢浮宫吧!”

唉~~萧总裁在心里哀叹了一声。

他这人芝麻大点的事都藏不住,蔺晨当然看得出来:“其实我觉得这儿也很好。”

嗯?

“说实话……如果有可能,我更愿意就这样陪你晒太阳,哪儿都不想去。”

萧景琰忍俊不禁:“就你会说话。”

琥珀色的光线笼罩着白衣的年轻男人,让人忍不住去凝视,去触碰。触碰他的每一寸肌肤。用视线,用呼吸,用手指,用嘴唇。

风细语,人声渐远,轻轻一吻仿佛是心跳去感受了一下心跳。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他们,没有人会为他们侧目。

“走吧。”萧景琰站起来拉住对方的手。

四个字,喜形于色。

这样的得意没有持续多久,很快萧总裁就以:“太热了看你这一手汗。”为理由甩开了蔺晨的手,远远走在前面。

景琰的脾气他也算有一点摸清了,追得越紧跑得越快。索性这么隔着几步晃悠着。反正他们俩的房卡、钱包、证件什么的……

都在萧景琰身上。他总不至于丢下自己不管,小蔺同志自信十足地想着。

天气真好,运河畔的阳光晒得人骨头散。一路走过来有三三两两的街边画家、乐手,还有情侣相互依偎。

哇~~蔺同学有点羡慕,什么时候景琰也能这么……唉?!萧景琰呢?

蔺晨茫然地站在街头四处张望。

萧总一回头发现小尾巴跟丢了时,不由得扶额叹了口气,大长腿三步并两步往回走了片刻,却发现年轻男人呆呆站在路边,连比划带猜的同身边的法国小伙子说着什么。

别说蔺晨英语水平一般,法国人英语水平大都实在糟糕,即使如此他也大体明白了对方是在邀请自己去喝咖啡。

啥?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搭讪吗?大兄弟你清醒一点。还要电话号码,想得你美。无意搭理对方,蔺晨板着脸摇摇头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找自家对象,哪知道对方不依不饶跟在后面继续纠缠。

尴尬。在看到萧景琰之后更觉得自己蠢到尴尬了。

萧景琰眉头微蹙,上前拉过蔺晨护在自己身后:“Va-t-en !”

有男朋友的啊,对方也不再自讨没趣,灰溜溜走开。

“景琰……”虽然不知道说了什么,但看起来他很生气的样子。蔺晨扯了扯对方的袖子“对……”

“对不起。”倒是萧景琰先道歉了。萧总转身抱住蔺晨,在他额头上啄了一口“我们去卢浮宫吧。”

景琰还给他买了冰激凌,蔺晨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大概这就是……被男朋友保护着、宠着的感觉?

“发什么呆,快吃。”萧总面无表情地看向车窗外“要化完了。”

有点得意是怎么回事,蔺晨按捺住笑容和心跳赶紧吃了几口冰激凌冷静一下:“你吃不吃?”

嗯?好。萧景琰凑过来就着蔺晨手里的舔了一口评价:“太甜了。”

呼吸全扑在脸上,带着奶油的香甜。犯规啊犯规,这个人真是好看得犯规。

正念叨着呢,目的地到了。从出租车上下来蔺晨就后悔了,卢浮宫人太多。

而且——

“小陈啊,你在这里瞎晃什么呢,快快快,我们还有好几张要拍呢。”一位富态的中年大叔拉起蔺晨就走。

等等!我虽然挂着相机,但我真不是你们的摄影师:“我不是小陈。”新娘子倒挺好看的……关我屁事!

再看萧景琰,只远远抱臂在那儿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在摄影师团队终于找到了脸盲大叔,这才解救出蔺晨。

“我的天,简直跟已经回国了似的。”自己脑子坏了才会带景琰来这里吧,蔺晨暗自沮丧。

萧景琰微笑:“回去吧,过几个小时再来。”

好……不对。蔺晨犹豫着提醒萧景琰:“今天是周二。”

这里萧景琰专心致志地准备打车:“对,怎么了?”

卢浮宫夜场只有周三周五才对游客开放的。

哦,你也知道是对“游客”开放啊。

完了完了,小蔺同学暗自嘀咕,说好了带景琰出来玩结果没让他玩好,回酒店不知道怎么“玩”自己呢。

蔺晨刚要再问,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

这不科学!这张卡是他来了法国之后买的,只有他爸妈和萧景琰知道:“……喂?您……”

“让萧景琰接电话!”听筒里的愤愤声,除了梅长苏还能有谁。

小蔺同志斜眼瞄:“景琰他……不在我旁边啊。”

“少给我掰,你那点套路我还不知道,我查了萧景琰的卡……”

“蔺晨,你怎么能对梅老师说谎呢。”手机被一只修长的手接了过去“小殊,是我。有什么事你说。”

梅教授听见发小那诚恳的声音气已经消了大半:“你怎么回事,霓凰说你带着蔺晨跑路了?”董事会也不开。

“我都五年年没休过年假了。”超可怜。

“知道你工作辛苦公司也没什么事,可是……”苏先生开始苦口婆心。

“喂?小殊、小殊?”萧总挂了电话转头把手机丢回给蔺晨抱怨,“信号怎么这么差。”

哈?

哦,好像确实挺差的,信号只有一格。

嘟嘟嘟盲音传来……从小到大都这样,萧景琰你够了!梅教授气得没把刚喝的咖啡吐出来。

下次干脆把他给蔺晨那小子喂饭的瞎眼照片卖给狗仔好了,标题梅教授都想好了——《萧氏总裁苦恋弱智儿童》。

“阿嚏!”

萧景琰拿起香槟桶里的酒打开:“怎么,被小殊念了?”

谁知道,说不定他正扎小人呢。起得太早,如今躺在宽敞舒适的大床上蔺晨不由得感慨,从到处是人的卢浮宫回来真是明智的决定。

还有……一分钱一分货,贵得吓人的酒店也是有道理的。这么想着,蔺晨伸了个懒腰。

“啊~”猝不及防,脖子里被丢了一块冰。

【防吞走链接】

“景琰~”蔺晨拿毛巾细细给他擦干半湿的头发“想什么呢?”

对方实话实说:“想刚才挺爽的,满意。”

蔺晨本来有心调侃,一时竟无言以对。

“发什么呆,快去换衣服吧。”

都这时候还洗过澡了,能不能就别处去了?

萧景琰轻笑:“我倒是无所谓,只可惜包场夜晚参观卢浮宫的机会……”

等等!

“你说、你说馆方答应破例今天晚上开放?”

嗯哼。

去,当然要去!

男朋友为你做了这种现在霸道总裁玛丽苏言情小说里都没有的俗套情节,怎么能不去呢。

然后

“有机会只距离一米欣赏那么多世界名作,而这家伙居然在自拍!”

第二天一大早,萧景睿起来看到蔺晨更新了好多条朋友圈。

然后果断把他拉黑了。

男朋友有钱了不起啊?

了不起。

“舍长居然没有给我点赞,他一向不是对这些最感兴趣的吗?”蔺晨举着手机等半天只有宫羽学妹友情点了个赞,不死心跑去私戳昔日舍友。

结果一分钟后——

“景琰!景琰他们把我拉黑了!为什么?”嫉妒,这一定都是嫉妒。

这辈子还没坐过火车的萧总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鲜,所以并不想搭理他。

对,今天一大早两人就搭上了前往阿尔勒的火车。
昨天深夜刚回到酒店,蔺晨接到了然后国内打来的电话。主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派去南法写穷游攻略的记者半路病倒了,请他他帮帮忙:“现在换题肯定不行,再派人过去时间又不允许。”

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开天窗吧。

“票都买好了,明早出发。”

“可是……”蔺编有点为难“您也知道我是和我对象出来的,难得我们俩……”

这个更好呀!主编大人一拍脑袋:“你们玩儿你们的,全程费用报销。”刚好就做一个情侣蜜月攻略嘛~

不,不是钱的问题。
蔺晨看了眼萧景琰,想说我对象是集团的大股东你们这样乱策划回头是会被炒鱿鱼的,这边主编已经兴高采烈地拍板说就这么定了。

挂断了电话。

唉~蔺晨叹息。

“坐火车吗?”萧景琰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我还没试过呢。”

TBC

评论(3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