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

让他手足无措的
是度总本身~

应:

抄着抄着出现了问题
所以一郎窘迫的是陈亦度给他系扣子还是陈亦度可能要拒绝他的邀约?
@垃圾 

转载自:

糟粕型牢饭2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稀松平常的一章反而秒炸

今天垃圾又更土模一郎又更糟粕,可以说很勤奋了(不需要这种勤奋)

【链接】


【1的链接在此】


糟粕,都是糟粕,希望大家带着批判的目光审视。

【一度电】要脸5

这世上有句话叫“祖师爷赏饭吃”,各行各业多少都有这种上天偏爱的人,事半功倍开挂开得挡不住。

但是很多行业就算祖师爷不赏饭吃,你也可以平庸着过日子。模特不行。想做正儿八经走T台的职业模特,很多人除了回娘胎里重生一次再没法子。

不仅要是衣服架子还要会表演,有人可能要笑了,不就是走来走去吗?表演什么呢?

那可不是还有一句话呢,叫“穿上龙袍不像太子”。

“看我,一郎!看着我,对~”面对闪光灯和镜头,青年有些紧张和茫然失措。

一郎这样的模特,他的脸可以替他表演替他诉说。


陈家明一扶眼镜框问到:“我跟你讲哦~你那个小土包子最缺的是什么你晓得吗?”

陈亦度嗤笑。他缺的太多了,专...

【蔺靖】陛下晨妃日常125 今日立秋

若有若无的嗡嗡声在耳边徘徊,听着就叫人觉得身上发痒。天边刚显出一点儿鱼肚白,蚊子仿佛也还没睡醒呢。

啪!片刻的沉寂,“嗡嗡嗡——”渗进骨头眼儿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啪啪!蔺阁主内力深厚暗暗运气掌心,两巴掌下去,果然……把自己大腿面子拍青了两块。

啪啪啪!索性乱拍一气,仔细听却发现纤小飞虫的轻吟早已远去。

蔺阁主耳力好,眼神追着蚊子的叫声看向正埋头批阅奏折的陛下。他刚才在这儿自己闹腾了好一会儿,萧景琰充耳不闻。

琅琊阁少阁主,自幼遍食灵草,精通歧黄之术常年身带药香,寻常毒虫毒物自是毫不畏惧。偏偏遇到这天下第一难缠的嗡嗡叫,前赴后继继往开来,任何场合里只要晨妃娘娘在,这殿里的其他人便高枕无

【人义非CP向同人】思想觉悟

主任一直说想看沙李,这个梗放了好久一直没写,拿出来写到哪儿算哪儿。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沙瑞金吃着早餐,听见这句话的同时配合着李达康慷慨激扬的动作和语调笑了一下。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没逃过秘书的眼睛,于是他也跟着笑了一笑。

此时祁同伟也正在自己的高老师面前絮絮叨叨:“……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就是从娘胎里来,到坟墓里去!”

相似的句式撞成车祸现场,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高玉良看看自己的“连襟”,自己的好学生好下属,笑得从鼻子里出气。

孙连城在人圈儿外看着达康书记,越退越远,最终找到了一个阴凉地儿猫着。鄙视李达康的拿腔作调、刚愎自用和见风使舵让他好受了许多。...

【一度电】要脸4

“MOVE!MOVE!MOVE!”早晨八点,DU模特部门已经是一片忙乱,“度总的车已经到楼下了,你们还杵在那儿要死吗?”

外头兵荒马乱的动静惹得一郎忍不住张望,被化妆师一把摁住:“别动。”还有一点收尾就好了。

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就能打扰老娘工作。每一个造型师都是千年修炼的高僧,心静如水,何况DU的首席。

车在地下车库停稳,秘书和保镖急忙围上去,扶车门的扶车门披外套的披外套。陈亦度的布洛克鞋缓缓踩在地上,趁着低头下车的时机他打了个哈气好不被人察觉。

昨晚他叮嘱了一郎早点起,今早五点就会有公司的人来接他去化妆。谁曾想这家伙四点钟就精神抖擞洗漱完毕:“俺在老家那会儿,这个点...

【蔺靖】陛下晨妃日常127

炸文补档


这几天不是在玩就是有事,这才补上,我自己摸着良心说不黄……


以前的旧文我各种想法设法补了,还是看不了,唉,随缘吧。

【蔺靖】陛下晨妃日常126

刚过丑时,金陵城中万籁俱寂,巡夜人的梆子声传得很远,偶尔夹杂着一两声家犬鸣吠。但那是寻常时日,今日却多出许多车轿人马之声,连天的哈气伴着叹气和咳嗽向宫门处聚拢。

初一是大朝的日子,陛下向来勤政,京中官员无一敢于懈怠。

宫门外群臣们纷纷灭去灯火,在黑暗中静静等候。不一时有四匹白马拉着车稳稳驶来,众臣一看是瑞王的车驾,一部分人起身摆好了迎接行礼的架势,另一些别过脸去轻轻嗤声。

已经过了小满,这个时辰的霜露还是重了些。萧庭生的视线在一片拜倒的官服里搜索:“蔡先生,”青年低声命侍从把自己的灯给蔡大人照上,一面亲自上前扶起蔡荃。

“瑞王殿下。”

“听说您今日抱恙身体不适,父皇还想着去探望您呢,...

一个生贺

昨儿写的,今天才发。送给 @月见风洗

周一格外堵,蔺主任和萧局匆匆忙忙提溜上早餐就冲出门为建设祖国做贡献去了。
萧局的主要工作就是开会,从早到晚的开,会议材料公文包水杯少不了一大堆。蔺主任也不含糊,这不今儿下午又到了给本科生们上课的日子嘛~带的东西多。

凌院长有言:手术论文带学生,是压在我们这些优秀医务工作者身上的三座大山。
别人是三座,凌院身上,啊不,身下还有另一座。
什么?
不可说不可说。

中年男人们,一个个内忧外患狼狈得很。
说到中年男人的狼狈……

“啧,老庄是不是吃着药呢。那有副作用吧?”蔺晨吃完饭和陈绍聪一起剔着牙,望着庄主任的背影叹息。
谁说不是呢,这事儿别人也不能随便关怀。
管的真宽...

糟粕型牢饭1

【要带着批判的眼光看!!!!】
【刚涨俩粉,我又作死】
【不用给我送盒饭,我减肥】

“大少奶奶,您早点休息吧。”丫鬟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一句,再不愿多说别的。
她卸下簪环脱去一身嫁衣,穿着陪嫁的新绸子睡衣躺在陌生的床铺上。鸳鸯枕锦绣被,大红喜字双花烛,一切都是热热闹闹红彤彤的。
被子里的花生红枣有些硌人,但她并没有拿出来。
为什么盖头揭了一半就走了呢?一点莫名的不安生出无限揣测,拜堂也拜了,是娘家有礼数怠慢的地方还是自己犯了忌讳?
又或者……她慢慢抚上自己的脸,那人嫌自己容貌粗陋?

她又想起之前一直隐约听到的传闻,说吴家大少爷其实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医,瞒着让自己嫁过去是为了冲喜,还有想着……他们家的嫁妆。...

【蔺靖】陛下晨妃日常128

【嗯嗯,不要说什么有生之年,我都知道。垃圾说会有的,都会有的。】

蔺阁主暂时失去了使用琅琊阁鸽子的权力。

“我爹?”

来人深深一揖:“是老阁主的意思。”窗外知了声长长。

初夏午后困倦,陛下午后本欲稍作歇息,谁想刚眯了一会爱妃一脸委屈的告状来了:“肯定是梅长苏,我爹就跟他一条心!”不就是前段时间飞鸽传书让他寄点云南的菌子嘛,小气鬼不给便罢了还告到老头子那里去!

“小殊不是这种人。”蔺晨语速飞快地说了一堆,萧景琰却并没弄明白其中的逻辑。蔺晨公鸽私用被他父亲发现,何以见得就是小殊告密?

蔺晨掰着指头跟陛下话起旧事:“我十三岁开始,梅长苏……你的小殊裹着绷带盯我练剑。”本来少阁主天天偷懒只...

【一度电】要脸3

“怎么了,没精打采的?”度总对自己的摇钱树苗可是寄予厚望,不希望有什么因素破坏他计划,这也不符合陈亦度的美学。

安排的训练课程太难了?

不是。

工作中有人为难你了?这也正常,你这样突然窜出来。

也不是。

 

陈亦度皱着眉不说话,许久语气冷淡而疏离地开口道:“按照事先说好的,你的私生活也必须全部向公司汇报,这也是为你好。”看来还是要尽快给他安排一个靠谱的经纪人。

“私生活?”一郎犹豫起来,终于吞吞吐吐地向陈总裁开口,“能私下说吗?”

嘶——看对方的表情,陈亦度觉得事情严重的程度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不能够啊,这才几天功夫?而且因为要暂且保持ICHIRO的神秘性——其实是陈亦...

【一度电】要脸2

我说这个坑我没忘,就真的没忘。
一个言而有信的垃圾。

陈亦度认为自己有必要同一郎好好谈一谈了,不是谈恋爱,是谈人生。
一郎需要有一个新的,完美的,符合品牌身份的形象,这不是仅仅靠脸就够的。
就像老套的小说里一样,他这样的时尚界大佬发现了这么有含金量的一张脸,怎么能不善加利用呢?

仿佛《窈窕淑女》的某种夸张性转版。

但是问题来了,一郎完全不配合,也没有意识到这对他来说是多么宝贵和难得的机会。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陈总身边挤,想得到的不就是这样的机会吗?

“嗝~”煎饼还是吃多了。
陈亦度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马明白自己在离开这个男人之前都不会再有机会吃到煎饼果子了。

“一郎啊,你为什么要成为一名模特呢...

两点一线的日常段子

【快答辩了,没有整块的时间,只能写点小段子了。】

萧宁钰学校活动,亲子化妆晚会。蔺主任选来选去,决定自己扮王子,让宁钰演白雪公主。

萧局有工作去不了,多么正当的理由。

小孩儿当然不服:“我又不是女孩子。”

他后妈说我们宁钰宝贝儿这————么好看,怎么不能扮白雪公主了?

“那你应该扮皇后啊,扮什么王子。”一旁折衣服的庭生冷不丁冒一句。

他七叔连连点头。

——

活动当天很热闹,趁着元旦学校把年末的活动凑到一起,礼堂不够用还特地去租了当地的小剧场。孩子们相互嬉闹好奇张望,要不是身后还有疲惫不堪的家长拖着,早就开心得上了天。

只有萧宁钰同学完全笑不出来。他一身紫色长袍美艳妖娆的“后妈...

mua!
谢谢最最好的熊纸!
你怎么那么晚还不睡啊?怒搓之
爱你!

熊纸:

一个迟了迟了迟了的生贺……

 @垃圾 太太生日快乐~

转载自:熊纸

【蔺靖】【凌赵】一个日常小故事

【更一点萧局和蔺医生的日常】

周一大早上,人人上班如上坟,只有蔺晨一路吹着口哨晃进办公室,心情甚好的样子。

“蔺主任。”服务台的小护士见空笑嘻嘻地进来:“又是您的花儿,刚送来的。”

蔺晨正忙着,抬头道谢后手里仍旧运笔匆匆。“我给您打开看看?”姑娘们都很乐意帮蔺主任做点什么。

看一眼花瓶里上周的芍药还挺精神呢:“我看看这个星期是什么。”

“好香的百合花!”

真是的,浪费钱:“喜欢给你们放休息室吧,记得把花蕊剪了,要不粉掉得到处都是。”继续埋头工作。

 

小姑娘笑嘻嘻地道谢,又放回来:“这是萧局给您的,我们哪儿好意思拿。”

话多,那给我留两支。

赵启平刚做完一台十六个...

不太懂

最近在忙毕业的事,潜水好久……
然后听完故事整理了一下。

大概是有人在客厅堆【】?

合租人愤怒的把【】堆到阳台说你们看啊!

这一幕刚巧被隔壁小区经过的人看到了,说:“好我就知道你们小区都是【】”

……
笑了。

你们萧总的壁纸库最近大概是满了

只有更可爱没有最可爱~

明明白头发都好多了,为什么!
(垃圾哭着躺平)

太……太厉害了!好喜欢!这是我在乐乎上过的第二个生日,开心~感觉还能一直黄下去(你)

Llyee:

@垃圾 太太生快!omo第一次圈垃圾大大小可爱,虽然是为了献生贺,但是我自己十分羞愧因为这个想法是去年太太生日的时候出现的/捂脸…因为知道小蔺是太太的心头好想画一个啥能表达一下我的爱慕之情哈哈但是实在画不出不像卡通的阁主蹲地上哭…所以反色画了个明长官就当是现代小蔺了…吧… 只希望太太不要嫌弃这个献礼太水因为实在是没有时间肝,三次元要哭死了。。再讲真15年我就开始蹲奶圾太太了,还记得final week那时候十几篇晨妃翻来覆去的刷,这会儿已经几十篇了出了衍生的邪教还有衍生的衍生哈哈哈真的很佩服太太的坚持嘤让我饭了这么久只觉得时光匆匆不经过…最后比一个超大的❤️希望太太三次元开心顺利这样二次元才能继续保持活力yay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