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

【蔺靖】陛下晨妃日常122

垃圾没有退圈,垃圾只是被报告搞得半死而已……


 依旧没营养和恶趣味的日常



比起江左的湿冷,南境显然是个更适合养病的地方,尤其对于梅长苏这样的寒症患者。临近年关的时节,换了马慢慢走了不过几里,被太阳暖融融地一晒,萧景琰居然出了一点汗。


堂堂天子跋山涉水去看望一个退隐在家的臣子,这是亘古未有额恩典,朝臣们知道了一定是羡慕嫉妒恨。


羡慕穆家圣眷之隆,嫉妒梅长苏名利双收,恨南境王府怎么还不抄家。


所以萧景琰没让他们知道。那天蔺晨缩手缩脚摸着耳朵上的冻疮说金陵冷得邪门儿,要是以前他就躲到南越去吃水果晒太阳了。


梅长苏托女儿捎来了南境的酥饼,与金陵的做...

【蔺靖】陛下晨妃日常123

后天要启程去天津上学了,所以先更个这个(Winter is Coming(不是)

 

晨妃娘娘有只猫叫粉子蛋,一只毛色不是很纯的大白猫,浅茶色的眼睛圆溜溜,天不怕地不怕的皇家御猫。

自然也是散漫得很,到哪儿先躺下,而且嘴刁得很。

太子殿下从午休浅眠中醒来,一双瞳孔竖成细缝的眸子正在对面案几上盯着自己。少年懒懒地笑,招招手:“粉子蛋~”

喵呜一声,白团子一蹬腿儿跳到了白嫩的两脚兽肚子上。

紧接着一声惨叫:“啊——!”

要不是太子殿下自幼跟随晨妃娘娘学了那么一点点武功,大梁的国本可能就要葬送在一只猫手里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重啊?!”少年摆弄着粉子蛋的两条膀子,吃...

油老师的大纲教室

【注意】来自 @灯笼裤 红油太太的梗,跌宕起伏千回百转。我觉得就我和主任欣赏太可惜了。整理分享一下。

三石、小姐姐、老张之间的故事。

世家子弟三石,为了分家自己出去过,被摁头娶了媳妇。每个月花天酒地,把工资丢给太太,自己拿着下属孝敬的零花钱在外头大手大脚。

说是零花钱,比市政厅那点死工资多了好几倍。

官太太小姐姐要维持全家开销,自己还要撑场面,买玻璃耳环充钻石。

大冬天家里用不起暖气,老妈子都受不了,跑了。太太搂着孩子在冰冷的大房子里哭,孩子没事,太太发烧了。

等三石度假回来,胖了八斤,梳着油头,看到胃溃疡的太太有点不好意思。多丢了些钱,结果三石出去打牌,各种菜...

【邪教】月似钩(中)

萧庭生整了衣冠快步走进堂中,那人本意等得焦躁,若不是侍从们阻拦早已离去。抬头见瑞王殿下走来,吓得竟然连退三步。

一旁有人呵斥道:“还不快拜见瑞王殿下!”方才慌手慌脚地行礼。

萧庭生并没有让对方起身,而是仔细打量着眼前之人。突然他激动地抓住对方的胳膊把对方从地上拽起来:“小默?你是许默!”是了,当时因为口音的关系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记错了名字。

那人一脸茫然又激动:“我是、我是那个…”那时候他们几个孩子一处起居干活儿,庭生最瘦弱,常常被欺负刁难。可就这样命都不一定能保全的日子,这家伙还要想法子认字找书来看:“我不会一辈子都在这里的。”

这是何必呢!徐牧对他这种困兽犹斗的行为表示不屑:“咱们既...

【邪教】月似钩 上

【互攻】

【互攻】

【互攻请注意】

今儿太子生辰,照例进宫给太后陛下和他母妃磕头,又有一应人情贺礼应付推拒,到瑞王府时日头都斜了。除了大殿下,一并惠王萧远亘还有言笑晏等要好的世家子弟,早张罗好了在此等候着。

这是从萧宁钰十五岁开始每年照例有的,他们哥儿几个从小一块读书玩耍,约好了以后无论各自身处何方境遇如何,都要回金陵来一聚。

众人纷纷落座也没有那么多讲究,言笑晏抱怨:“如今这才第三个年头,青鸾就失约了,太不厚道。”

南楚最近不太平,青鸾现在已经带兵了,自然不能和以前的光景一般。

可不是,看看我们狗剩哥都愁坏了。

惠王殿下恼羞成怒:“谁愁了!”说起来萧庭生也不在,看来真的是有些...

两点一线番外之……不知道多少

蔺主任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医院走廊走出T台的感觉,白大褂都甩出风来了。新来的小护士看看日历确认自己没看错,这才周二啊。

就因为是周二,你们小姑娘懂什么。周二会员日加上信用卡打折,超市买东西便宜一大截呢。萧景琰今天下班来接他,他们一起在外面吃饭然后逛逛街。

“能省几块钱,至于吗?我看蔺主任不是才换了车,宝马7系。”

啧啧啧,可不是越有钱越抠门。

你们懂什么?这叫浪漫!我们老萧平时那么忙,但这一天必定雷打不动要陪我吃饭的。蔺主任打开自己的盒饭炫耀,保冷餐盒装着精致的低温鸡胸肉沙拉,看着逼格就很高。女士们纷纷赞叹蔺主任就是好福气,萧局事业有成还那么会照顾人,里里外外十项全能。

阿嚏!正在开...

糟粕型牢饭 完结

感恩大家,终于完结了。

【预警】这篇有喂奶play……额,我很喜欢的某位太太想看,努力了一下,但是貌似失败了。所以……(爆哭)


【上一章】


【本章链接】

糟粕型牢饭 六

下章完结,鞠躬

小少爷一顿鞭子让人群安静了几分。众人皆知他素日厉害,打打不过、说说不过,又是个光脚不怕穿鞋的,除了他老子谁都不怕。
但凡起事总有几个算盘珠子打得响的在里头,见少年有礼有节请他大嫂坐了,转风便又和颜悦色向少妇请安,全没了刚才的咄咄逼人:“我们也是担心家里,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呢!”少奶奶也要小心才是,别让人趁机欺负了去。

吴三石瞥一眼堂下叽叽喳喳的族人并不在意,先看着婢女拿了软垫来给他嫂子靠上才安心。一抬手悠悠道:“有劳各位叔伯兄弟惦念,我大哥偶感风寒,家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年纪轻不懂事,所以特地请了位能服众的长辈来。”

他刚才惦念阿笙,骑马先过来,想这会儿子门外车也到了。果然...

糟粕型牢饭五

【走链接】


不知道动了乐乎哪根筋。

还有两更完结(鞠躬)

【前文】

糟粕型牢饭 四

【泼天狗血】

【前文】

披衣起坐,她尽量放轻手脚,越是这样偏偏吵醒了熟睡的丈夫。男人看着她欲言又止,只温柔地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又为她披好外套。

不是的。她觉得丈夫看出了她的不满和失落,想解释又无从开口。

她丈夫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他们夫妻恩爱美满……

可是她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似乎就欲盖弥彰:“我别吵着你。”又叫赵妈来在外间榻上睡好照看大少爷,自己仍去隔壁房中就寝。

“小姐。”梅香打来热水给她洗浴。她怔怔出神,忽然开口:“梅香,你说……”
“嗯?”
她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纵然再想找人说说话也不该在一个下人面前开口:“没什么。”自己最近忙着照顾大少爷,实在是太累了。

时候不早了,睡吧...

糟粕型牢饭 三

【糟粕糟粕!退散退散】

【看标题不知道这是啥的就不要看了!】

【上一章】

少奶奶您可回来了,快去看看大少爷吧。她刚回到吴府便被领去探望她“途中生了重病”的丈夫,好好的爷们这一趟回来竟然病骨支离憔悴得没有人形。小媳妇拉着男人的手只是落泪,她倏忽间想起自己回来的路上那一瞬间的心神摇曳,顿觉羞愧难当悔恨不已。

只是想一想也不行,父亲向来教导甚严,要是知道她动这种败坏门庭的念头一定亲手打死她。

“嫂子,谢了。”

丝帕被递还回来,她挣扎了片刻还是收回袖笼里。

不是她借出去的那一方手帕。

“是我……没事你别说话。”她拜了天地要跟随一辈子的丈夫受着病魔煎熬,而她却在想入非非。老天爷有眼看不下...

连个名字都没有

【前文】

萧景琰仿佛受了蛊惑,伸手搂住蔺晨的脖颈:“我不懂,你可不可以教我?”

“殿下太谦虚了。”

比如?

比如先从殿下自己的手指开始。对,舔湿。然后想想要怎么做?放在这里舒服?

温暖甜蜜的吻在耳畔胶着,被蔺晨环住的腰肢一点点放松,直至完全沉溺于这种享乐中。

那……殿下有没有更想放的地方。

萧景琰双目微阖,沾着水汽的睫毛随喘息微微颤动。身边这人说的他似乎懂,又全然不懂。

微苦的草药和凝涩的油墨混合着铁锈,还有红酒残留的果香组成难以言喻香气。他慢慢嗅着蔺晨的味道,又轻轻吐在对方颈窝。

萧景琰的臆想中蔺晨的味道会更甜一些,蜂蜜、芝士、果酱……一切香醇饱满的味道。

浅麦色的腿环上...

混更

【前文】

上错花轿嫁对郎的梗,续一点。先写这点,困了,明天继续。


咚咚咚

明楼从办公室这头踱到那头。

咚咚咚

明长官又从办公室那头踱回这头。

“岂有此理!”咔嚓,终于还是忍不住把手里的杯子砸在了地上。

一旁的年轻男人低头默默捡起碎瓷片,又重新沏上一盏:“先生。”

明楼似乎这才意识到身边人的存在,连忙摘下眼镜平心静气地道歉:“对不起,我并非对你有什么……”

“阿诚知道。”他低下头去,眉眼低垂与五官一道拢成和顺的线条。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长的,明明是个大活人,站在这明公馆里却像一件家具。只要他愿意,他就能和背景融为一体,绝不让主人烦心分神。

是了,他就是蔺晨买的高级家具、...

【蔺靖】陛下晨妃124

124

朱红宫墙金黄瓦。

白衣男人透过藏书阁蒙着白琉璃的窗牖向外望去,皇城端丽沉重的色彩似乎不再隐隐笼着一层灰雾,但是也有点儿扭曲。茶水洇在口中渗出一丝丝甘澈回甜,蔺晨长舒一口气进一步放松了蜷在软榻上的身体。

大梁皇权的中枢之地,陛下下令为晨妃娘娘建起这样一个清净自在之所,举国之力搜罗来琅琊阁主想要的典籍书目。除了昏君二字,朝臣们实在也想不出其他形容了。

礼贤下……唉算了吧,哪有礼到龙床上去的?

今天大梁还是没完,全靠邻国诸位衬托。大渝强盛一时,谁想李家却连个皇位继承人都没生得出来;北燕生的倒是多,诸位皇子各自攀结依仗门阀内斗得天昏地暗。他懒洋洋地抬手,手里的盐水毛豆壳飞出去砸在窗扇...

让他手足无措的
是度总本身~

应:

抄着抄着出现了问题
所以一郎窘迫的是陈亦度给他系扣子还是陈亦度可能要拒绝他的邀约?
@垃圾 

转载自:

糟粕型牢饭2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稀松平常的一章反而秒炸

今天垃圾又更土模一郎又更糟粕,可以说很勤奋了(不需要这种勤奋)

【链接】


【1的链接在此】


糟粕,都是糟粕,希望大家带着批判的目光审视。

【一度电】要脸5

这世上有句话叫“祖师爷赏饭吃”,各行各业多少都有这种上天偏爱的人,事半功倍开挂开得挡不住。

但是很多行业就算祖师爷不赏饭吃,你也可以平庸着过日子。模特不行。想做正儿八经走T台的职业模特,很多人除了回娘胎里重生一次再没法子。

不仅要是衣服架子还要会表演,有人可能要笑了,不就是走来走去吗?表演什么呢?

那可不是还有一句话呢,叫“穿上龙袍不像太子”。

“看我,一郎!看着我,对~”面对闪光灯和镜头,青年有些紧张和茫然失措。

一郎这样的模特,他的脸可以替他表演替他诉说。


陈家明一扶眼镜框问到:“我跟你讲哦~你那个小土包子最缺的是什么你晓得吗?”

陈亦度嗤笑。他缺的太多了,专...

【蔺靖】陛下晨妃日常125 今日立秋

若有若无的嗡嗡声在耳边徘徊,听着就叫人觉得身上发痒。天边刚显出一点儿鱼肚白,蚊子仿佛也还没睡醒呢。

啪!片刻的沉寂,“嗡嗡嗡——”渗进骨头眼儿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啪啪!蔺阁主内力深厚暗暗运气掌心,两巴掌下去,果然……把自己大腿面子拍青了两块。

啪啪啪!索性乱拍一气,仔细听却发现纤小飞虫的轻吟早已远去。

蔺阁主耳力好,眼神追着蚊子的叫声看向正埋头批阅奏折的陛下。他刚才在这儿自己闹腾了好一会儿,萧景琰充耳不闻。

琅琊阁少阁主,自幼遍食灵草,精通歧黄之术常年身带药香,寻常毒虫毒物自是毫不畏惧。偏偏遇到这天下第一难缠的嗡嗡叫,前赴后继继往开来,任何场合里只要晨妃娘娘在,这殿里的其他人便高枕无...

【人义非CP向同人】思想觉悟

主任一直说想看沙李,这个梗放了好久一直没写,拿出来写到哪儿算哪儿。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沙瑞金吃着早餐,听见这句话的同时配合着李达康慷慨激扬的动作和语调笑了一下。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没逃过秘书的眼睛,于是他也跟着笑了一笑。

此时祁同伟也正在自己的高老师面前絮絮叨叨:“……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就是从娘胎里来,到坟墓里去!”

相似的句式撞成车祸现场,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高玉良看看自己的“连襟”,自己的好学生好下属,笑得从鼻子里出气。

孙连城在人圈儿外看着达康书记,越退越远,最终找到了一个阴凉地儿猫着。鄙视李达康的拿腔作调、刚愎自用和见风使舵让他好受了许多。...

【一度电】要脸4

“MOVE!MOVE!MOVE!”早晨八点,DU模特部门已经是一片忙乱,“度总的车已经到楼下了,你们还杵在那儿要死吗?”

外头兵荒马乱的动静惹得一郎忍不住张望,被化妆师一把摁住:“别动。”还有一点收尾就好了。

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就能打扰老娘工作。每一个造型师都是千年修炼的高僧,心静如水,何况DU的首席。

车在地下车库停稳,秘书和保镖急忙围上去,扶车门的扶车门披外套的披外套。陈亦度的布洛克鞋缓缓踩在地上,趁着低头下车的时机他打了个哈气好不被人察觉。

昨晚他叮嘱了一郎早点起,今早五点就会有公司的人来接他去化妆。谁曾想这家伙四点钟就精神抖擞洗漱完毕:“俺在老家那会儿,这个点...